巧夺千亿,错失万亿,李泽楷的2000界面新闻 JMedia

 中华网军事     |      2019-08-20 12:14
他靠着一纸数码港规划成功游说香港政府获得了大片土地,并在内地互联网行业展开了投资,比如与美国IDG一起,各向已经穷到租不起服务器的腾讯注资110万美金,并各占有腾讯20%的股份。被誉为李嘉诚军师的袁天凡,曾是港交所史上最年轻的总裁,协助李嘉诚完成过多桩大买卖,并且讲过若不是李嘉诚,我不会为任何人打工的狠话。1999年5月,盈科亚洲收购了华商韬略荣誉总编辑黄鸿年旗下的港股空壳上市公司得信佳,将数码港注入,并更名为盈动数码,成功借壳上市。借助互联网的疯狂,盈动数码被热烈追捧,市值很快从百亿级升到超过2000亿港元,甚至直追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成为香港市值前10大。然而,置身神话中央的李泽楷和袁天凡,看着公司股价猛涨,内心却越来越不安。他们非常清楚,要将盈动数码的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一旦互联网不再狂热,他们的实值绝对撑不起市值。拥有百年历史的香港电讯是电讯市场的领导者,1999财年,其总营收超过320亿港元,净利润高达115.07亿港元,既有充足的现金流,还没有长期负债。袁天凡和李泽楷马上紧张起来,等不及具体方案出台,他们就杀出了地平线:第一时间把盈动数码有意竞购香港电讯的风悄悄吹给了大东电报局,以打乱新加坡电信的进展,为自己赢得时间。我告诉他们,新加坡电信和你们一样面临向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两家传统企业合在一起,一定是先从节流而不是开源方面整合业务。如果新加坡电信成为你们的老板,必然会裁员和压缩业务成本,触及你们的利益。袁天凡同时还承诺:盈动数码已经占据新经济的高点,自己也不会经营电讯业务,如果我们收购你们,不会在业务和人事上有什么变化,大家的利益可以最大保障。2月11日,新加坡电信和大东电报局的谈判还在进行,盈动数码公开向新加坡电信宣战,表示自己也有意提出收购香港电讯的献议,而且正在制定具体方案。虽然做了两套方案,但李、袁二人内心非常清楚,交易要成,只会是第二而不会是第一方案,因为大东电报局卖出香港电讯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套现。我相信,新加坡电信最终也会是股票加现金。因此,我想用这个第一方案让他们低估我们付出的现金规模,不要把现金给得那么高。我认定,给大东更多现金,将是击败新加坡电信的关键。袁天凡在接受华商韬略专访时回忆说。在整个收购中,袁天凡最担心的就是时间不够。他断定,即使没有新加坡电信,只是盈动数码单独提出收购,要完成这个交易,也必须以快制胜。只有大东电报局肯收我们的股票,再加上一些现金,我们才能完成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才有价值。而大东一定只会在继续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同时还对盈动数码的股票价格持续看好的情况下,才会愿意接受盈动数码的股票。和大东财务顾问谈判时,对方第一句就问,你可以出多少钱?我回给他的第一句则是,你可以接受多少股票?袁天凡回忆:大东的第二句是,我们一股盈动数码都不会要的;而我也直接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完全出现金来收购。袁天凡心里紧张得要死,但也只能听天由命,装出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做足了准备功夫,就只能看幸运之神是否眷顾了。他解释道。我们收购香港电讯是用香港公司法的一个法令。按此法令,如果我们的收购能赢得香港电讯在大东电报局之外75%其余股东的赞成,我们就可以收购整个香港电讯公司,要是我们达不到这个赞成率,我们的收购也就作废。如果我们不能拥有整个香港电讯,收购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用银行的钱,而银行还可以收些手续费用,赚这样的钱,他们会高兴;如果我们收购成功,我们则会用从银行借来的钱买下整个香港电讯。这样,我就可以告诉银行,你不要看我盈动数码值多少钱,而要看香港电讯值多少钱。因为是我收购成功之后,香港电讯就是我的,将来还钱的对象也可以是香港电讯。袁天凡相信,只要银行明白这点,就一定可以放款,因为香港电讯有充足的现金流,几千亿资产,而且没有长期负债,是值得放款的对象。最终,以汇丰为首的银团认为香港电讯可以负担130亿美元的债务,同意为盈动数码提供13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条件是,贷款仅限于用来收购香港电讯。袁天凡告诉大东,我的现金就是120亿美元,剩下的只能给股票,多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了。你们接受,这个生意就成了。不然,到此为止了。被截胡的新加坡电信发起了反击。2月26日,新加坡电信发布公告,拟起诉财务顾问汇丰银行,原因是,汇丰在服务他们的同时,又脚踏两只船帮李泽楷竞买香港电讯。同时,新加坡电信正式明确了5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收购新方案,并且发表声明说,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将入股新加坡电信,全力支持其合并香港电讯的计划,以动摇大东电报局已经偏向盈动数码的心。鲸吞香港电讯之后,盈动数码更名为电讯盈科,并一度创造了超过5800亿港元的市值,李泽楷也风光至极,甚至被认为将超越了刚刚出售掉Orange,一举获得溢利1680亿港元的父亲李嘉诚(李嘉诚在1999)。李嘉诚卖掉Orange之后的2000年8月,曾委派爱将霍建宁联合6家国际财团,亲自坐镇伦敦指挥,计划以450亿美元竞投德国3G营业执照,但在激烈竞争的最后时刻,一贯恐高的李嘉诚主动认怂了,从香港打电话让霍建宁退出竞争,而且趁机将旗下公司和黄手上持有的欧洲电讯业务股份统统卖了出去。和黄退出这次大交易后,互联网泡沫继续狂破,在竞争中获得了该牌照的电讯巨头因此股价大跌,李嘉诚则在等到3G技术逐渐普及,准入标准亦相应降低后,大杀回马枪,大捡便宜进而建立了长和今日的电讯业务根基。